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诅咒

2020-10-31 07:20:40    作者:心爲謀人疼    来源:小故事网

原文标题:校园怪谈之诅咒

校园怪谈之诅咒共:10568字符,吾爱故事网友情提示:阅读的同时要注意保护好眼睛

望着手牵手走过的雨辰和杨怡丽,隐藏在拐角处的郭彦斌嘴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

望着无精打采的杨怡丽雨辰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这几日怎么看着你神情那么疲惫,是休息不好吗?”

杨怡丽紧蹙着眉头喃喃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浑身无力总感觉头晕晕的,一点心情都没有。”

“什么?那你是不是病了?我们去医院找医生看看吧!”雨辰疼惜的把杨怡丽搂在怀里。

依靠在雨辰的怀里,怡丽似乎感觉到好多了,有气无力的说:“没事的,可能是休息不好吧!过两天就没事了。”怡丽抬起头看了看雨辰那双像星星一样闪亮的眼睛,轻柔的像一只温顺的猫咪趴在了雨辰的怀里。

夜半三更在男生寝室的楼顶上,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看看四处没有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纸人,咬破自己的舌尖喷出一口血雨在纸人身上“去吧!今天是第四天了,等满了七七四十九天我们就大功告成了。”

雨辰望着前面杨怡丽那空空的坐位,心里十分的不安!这几天就看见怡丽的神情不对,到了现在她都没有来上课。

偷偷的拿出手机给怡丽发了一条短信,但是一直就没有回复,这让雨辰的心更加的焦急不安了。

好容易挨到下课,雨辰紧忙的给怡丽打电话,却发现怡丽的手机关机了。雨辰预感到不好,腾腾腾的向女生寝室楼跑去。

昏睡中的怡丽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迷迷糊糊的起来打开门一看是雨辰,看见雨辰的一刹那怡丽瘫倒在了雨辰的怀里。

雨辰一看,怡丽面色潮红,浑身上下滚烫,抱着怡丽都感觉到来自怡丽身上的层层热浪。

“怎么这么烫?”正在雨辰焦急的抱着怡丽打算去医院的时候,怡丽突然醒了过来,抬手就给了雨辰一巴掌,脸上露出很诡异的一笑。

一巴掌打的好重,雨辰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大手印子,迅速的肿了起来。雨辰惊呆了,暂且不说怡丽不会伸手打他,就是打他,凭着怡丽那娇小柔弱的身躯,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雨辰愣眉愣眼的看着在自己怀里笑着的怡丽,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这笑容和神情根本就不是怡丽的。

怡丽是一个美丽纯情的女孩子,一双清澈的大眼镜,嘴角总挂着甜甜的笑,待人温婉柔和。雨辰和怡丽相爱两年多了,能够拥有怡丽,雨辰幸福的多少次梦里都笑醒了。

正在雨辰发愣的时候,怡丽腾的一下子从雨辰的怀里蹦了下来,笑嘻嘻的一边看着雨辰一边顺着墙面就走了上去。

雨辰彻底的被惊呆了,就在怡丽快要走到屋顶的时候,转回头冲着雨辰哈哈一笑整个人就掉了下来。

惊慌失措的雨辰上前一把想接住怡丽那急速坠落的身体,结果被怡丽砸在了身底下。还没等雨辰醒过腔来,怡丽从雨辰的身上爬了起来,用一种雨辰没有听到过的嘶哑的声音恶狠狠的冲着雨辰喊道:“滚!你给我立刻从这里滚出去,要不然今天我就摔死她。”

雨辰明白了,怡丽这是被脏东西给控制了,看样子今天自己要是不出去,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想到这里连连摆手“好!我这就走。”

从怡丽那里出来的雨辰,揉着被打的生疼的脸拿起了电话“李明辉你快点给我滚出来,越快越好。”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明辉很无奈的声音“怎么了?大哥,我还在上课呢!”“什么也不用说,我限你十分钟给我滚出来,怡丽出事了。”雨辰狠狠的挂断了电话,焦急的在校园里踱来踱去。

没到十分钟,气喘吁吁的李明辉跑了过来“怡丽出什么事了?你可吓死我了。”雨辰把李明辉拽到一旁,就详详细细的把这两天发生在怡丽身上的奇怪的事情和李明辉讲述了一遍。

“不好,一定是被什么脏东西上了身了。”听完雨辰的讲述,李明辉很快的做出了判断。

“你平时不是总吹牛你会这会那的,玄乎其玄的,这回怡丽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了。”雨辰指着李明辉的鼻子“要是怡丽有个什么事,我先弄死你!”

“先别说这些了,我们一起去看看怡丽情况再说。”说着就奔着怡丽的寝室而去。两个人刚来到怡丽寝室的楼下,一抬头,怡丽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犹如一朵盛开的雪莲,正款款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就向没看见雨辰和李明辉一样,径直的从两个人的身边走过。走到了一个男孩的身边,伸手挽起男孩的胳膊两个人扬长而去。

“不是,那不是怡丽吗?那个男的是郭彦斌?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怡丽病了吗?”李明辉彻底的糊涂了。

有人比他更糊涂,雨辰真的糊涂了,他死命的揉了揉眼睛,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的!

过了良久,雨辰似乎是清醒了过来“我明白了,怡丽的病一定和郭彦斌有关系。明辉你还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郭彦斌对怡丽死缠烂打的追求怡丽,后来怡丽和我确立的恋爱关系他才恨恨的退出吗?”

“对啊!郭彦斌这家伙你看看他那长相,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像什么正派人。不行,我们得赶紧想办法把怡丽给抢回来,不能眼看着美玉掉粪坑里。”李明辉挥手做了一个走的姿势,带着雨辰就出了校园的大门。

两个人来到了李明辉在校外的出租屋里,李明辉撅着屁股从床底下掏出一个脏兮兮的背包。

哗啦啦把背包里的东西倒了一地,李明辉趴在地上仔细的寻找了起来。“你鼓捣什么呢?我都快要急死了。”

李明辉并不理会雨辰,在零零碎碎的堆里拣出了几样东西随手放进背包里,抬起头招呼雨辰“我们走,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监视那个郭彦斌。”

“什么?你等等,我让你救怡丽你去监视那个混蛋做什么?”雨辰没好气的拉住了李明辉。

“哎呀我的大少爷,我又不是神仙看一眼就知道怡丽怎么了?你不是说怡丽的病和郭彦斌有关系吗?我们只有监视那小子才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说完一努嘴向门外走去。

夜很深了,男生宿舍位于五楼的503的门悄悄的打开了。郭彦斌四下看看走廊里没有人,鬼鬼祟祟的向楼顶爬去。

李明辉伸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和雨辰两个人悄悄的跟在了郭彦斌的身后。只见郭彦斌来到了顶楼,从怀里掏出一个看不清是啥的东西,对着上面喷了一口鲜血然后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说着什么。

随着郭彦斌的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大概有一尺大的小人飞速的向前奔跑转眼就消失在黑夜里。

“小人!”雨辰忍不住叫了出来,李明辉一把捂住雨辰的嘴不让他出声。望着快速走下顶楼的郭彦斌,雨辰的眼里喷出了火,就想着上前抓住这个混蛋质问他都对怡丽做了什么?

听着郭彦斌下楼梯的声音消失,李明辉这才拉着雨辰的手来到了楼下。雨辰很生气的一把甩开李明辉的手“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前去质问那个混蛋,你也看见了他那鬼鬼祟祟的动作,肯定跟怡丽的病有关系。”

李明辉气的直跺脚“我说大哥你能不能动动脑子,一切都听我的好不好?事情明摆着呢,怡丽的病一定是他搞的鬼。可是你不明白的是,一旦真是他搞的邪术,一旦发现被我们知道了,我怕他会破釜沉舟最后一搏,那样可就真是害了怡丽了。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我先回去研究研究那个会跑的小人是什么。”

李明辉回去了,雨辰转身来到了怡丽的楼下,久久的注视着怡丽所住的三楼的窗户思念加担心让雨辰不能自己。

第二天一早,李明辉急匆匆的跑来,告诉雨辰他在书上找到了那个会跑的小人是什么了。

据书上记载,这个是属于一种古老的巫术。在纸人身上写上被施法人的生辰八字和姓名,施法术的人只要把自己舌尖上的鲜血喷到被施法的小人身上,小人就会前去受害人的身上和受害人合为一体,从而施法人就可以控制受害人的一切行动。

此法术需要每晚过了午夜用鲜血施法一次,如果被害人被如此施法超过七七四十九天,那么被害人就会永生都受施法人的摆布,无药可解。

雨辰惊呆了“你的意思是那个混蛋郭彦斌在用这巫术害怡丽,以达到得到怡丽,摆布一辈子怡丽的目的?”李明辉表情凝重的点点头。

“不行,我去找那个混蛋,我先把他弄死,看他还怎么害怡丽。”雨辰被震怒了,转身就要去找郭彦斌。

“我说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李明辉拉住了雨辰的胳膊“现在我们还不能惊动那个混蛋,俗话说解铃还得系铃人,那个被下了诅咒的小人,还得由那个混蛋从怡丽的身体里清除出来。”

“现在一旦惊动了那个混蛋,一旦那个混蛋下了死咒,怡丽会因此丢掉性命的。你先耐住性子等等,等我想到更好的办法。”李明辉拉着雨辰的手“走,我们先回去,我估计怡丽应该来上课了。”

脸色略显苍白的怡丽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灵动,呆滞滞的无神的望着前方发呆。

雨辰的心都碎了,轻轻的来到怡丽身边低下头关切的问怡丽“你还好吗?怡丽我好担心你,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心都碎了。”

怡丽没有丝毫的反应,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依旧茫然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几天过去了,李明辉依然没有找出能破解怡丽身上魔咒的办法,这让雨辰陷入了极度的崩溃边缘。

再有几天就要到了暑期长假了,到了那个时候该怎么办?算算日子怡丽中了那个混蛋魔咒的日子十几天了,再不快点想办法,恐怕雨辰真的会忍不住要去劈了那个混蛋郭彦斌了。

在雨辰的担忧中,暑期长假到了。一大早,雨辰就守候在怡丽的寝室楼下,等怡丽下来他决定要带着怡丽回家。

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看见怡丽的身影,正在焦急的时候李明辉背着一个大背包跑了过来,一拉拉住雨辰的手“快点,带上你的东西快跟我走。”

一个大客车上,怡丽依偎在郭彦斌的怀里安静的像一个瓷娃娃。郭彦斌那张瘦猴一样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郭彦斌要把怡丽带回家,继续他的魔咒计划,直到怡丽完全的摆控在自己手里,让她一生一世只爱他一个人。

雨辰和李明辉两个人一路追踪到了郭彦斌的家乡,位于一座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比较闭塞的一个村子,两个人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

李明辉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看着罗盘的指针所指引的方向就来到了一座茅草屋前。“这就是郭彦斌的家?这混蛋的家未免也太寒酸了吧!”李明辉示意雨辰蹲了下来。

“我不能让怡丽在这混蛋放家里过夜,不行,绝对不行。”雨辰的眼珠子都红了,决心不管怎样都要把怡丽给救出来。

“别急,不到七七四十九天那混蛋对怡丽是下不了手的,这点你就放心吧!没有一个人敢对下了诅咒的人有非分之想的。”李明辉轻轻的拍了一下雨辰的肩膀。

正在这时,茅草屋的门吱嘎一下开了。只见郭彦斌带着混噩噩的怡丽走了出来,奔着屋后的大山而去。

雨辰李明辉两个人紧紧的在后面跟着就来到了一所山洞里,山洞里竟然有点点微弱的灯光散发出来,说明里面一定住着什么人。

两个人悄悄的跟进来一看,眼前是一个不太大的山洞,洞里点着煤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 郭彦斌正双膝跪倒在那个婆婆面前,旁边站着呆滞滞的怡丽。

老婆婆瞪着死鱼一般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怡丽,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裂开她那鳄鱼一般的大嘴嘎嘎的怪笑了两声。

郭彦斌也跟着笑了起来,匍匐到老婆婆的面前轻轻的给老婆婆捶着腿。老婆婆伸出她那只干瘦得像鸡爪子一样的手抚摸着郭彦斌的后脑勺。

当隐蔽在暗处的李明辉,一眼看见老婆婆那只抚摸郭彦斌的手的时候,李明辉激动得差点喊出声来。

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李明辉把雨辰拉了出来。两个人来到一处僻静处李明辉高兴的对着雨辰说:“怡丽有救了!你知道洞里的那个老太婆是什么人吗?那是一个专门豢养诅咒之物的毒婆婆。”

雨辰摇摇头表示不解“不懂,什么毒婆婆?”李明辉继续说道:“毒婆婆就是专门豢养和制造用于诅咒之物的人,就像怡丽现在所中的诅咒小人,就是出自这个毒婆婆之手。”

“你就说怎样能解救怡丽吧?需要我做什么?“雨辰最关心的是这个。“我问你,刚才你看没看见那个老太婆的那只手背上有一个大大的紫色的瘤子?那个就是毒婆婆的独门标志。”

“豢养这些邪门歪术的人每豢养出来一个诅咒之物,就会在她们的手上长出一个紫色的瘤子,豢养的越多,瘤子越大。只要我们把她手背上的瘤子给割掉,那么她所豢养的所有魔咒都将不解自破了。”

“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躲在山洞里了吧!这种人作孽太多,深怕仇家找上门来所以藏身在这偏僻的小村子里,躲在山洞里过活。”

雨辰一听高兴了“这么说我们两个还找到她的老巢了,你就说怎么做吧!今天我们要为民除了这个祸害。”

李明辉在雨辰的耳朵边上这样这样耳语了一番,雨辰点点头,于是两个人继续蹲在草丛里密切关注山洞里的动静。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郭彦斌带着怡丽急匆匆的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奔着茅草屋的方向而去。

看着郭彦斌渐渐的走远了,李明辉一摆手和雨辰两个人就悄悄的又回到了山洞里面。

那个毒婆婆已经躺下了,旁边的那盏小煤油灯还在发着微弱的光。李明辉拿出一个黄色的小瓶子,打开盖喝了一口在嘴里,随即又对着洞口喷洒了下去。

一张像蜘蛛网一样晶莹透亮的网交织着出现在山洞口,把整个山洞口都网在了里面。雨辰惊讶的指着这些晶莹的网刚要问这是什么?李明辉摆摆手示意他安静。

只见李明辉从怀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打着火慢慢的靠近那些网丝,随着火苗的靠近,那些晶莹的网瞬间都融化了。

“这是毒婆婆设置的防护隐形网,只要有人触碰到了这个网,就会触发一件事先准备好是诅咒而被撂倒。”李明辉趴在雨辰的耳朵边上解释道。

山洞里传来了毒婆婆打鼾的声音,看样子是睡着了。李明辉和雨辰对视了一眼,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小刀,快速的扑到了毒婆婆的身上。

被惊醒的毒婆婆拼命的挣扎,怎奈被按了个结结实实。李明辉死死的按住了毒婆婆的那只手“雨辰,快!”

雨辰看准时机“刷!”的一刀就把毒婆婆的手背上的那个紫色的大瘤子给割了下来。

随着毒婆婆的一声尖叫,黑色的脓血顺着毒婆婆手上的伤口流淌了出来。这时候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山洞墙角摆放的那几口大大的老式木箱的盖一个个的被顶翻了,从里面蹦跳出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小人齐齐的奔着毒婆婆而来。

“快跑,毒婆婆遭到反噬了。”李明辉拉起雨辰就往山洞外面跑,跑到洞口雨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所看到的情景,足以让雨辰害怕一辈子的了。只见那数不清的小人争先恐后的扑到毒婆婆身上,一块一块的撕扯着毒婆婆身上的肉。毒婆婆凄惨的嚎叫着满地打着滚,身上脸上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别看了,快去找怡丽,毒婆婆一会就会变成一具白骨的。”李明辉拉着怔在那里的雨辰就往郭彦斌家的茅草屋跑去。

正在睡梦中的怡丽突然身体不停的颤抖,感觉喉咙里面痒得很。张开嘴一阵狂吐,吐出了一地散发着恶臭的黑水。

等吐到最后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黑影从怡丽的喉咙里飘了出来掉落在了地上。怡丽猛地神智清醒了过来。

怡丽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小黑屋子里,一张破旧的床铺,简陋的家居,怡丽惊恐的跌跌撞撞的跑出屋子,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正在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只听见一阵阵的哀嚎从另一个屋子里传来出来。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怡丽一看认识啊!这不是自己的同学郭彦斌吗?只见郭彦斌痛苦的抓着胸口大口大口再向外吐着鲜血,瞪着猩红的小眼睛伸出手向怡丽扑了过来。怡丽惊叫连连的左右闪躲着,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正在这时,怡丽听见一声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雨辰?”怡丽慌乱的四处寻找着。

“怡丽,我在这里,不要怕我们来了。”雨辰飞奔过来抬腿把满身鲜血已经不成人样的郭彦斌踹到在地,把怡丽抱在了怀里。

两个人惊喜交加,紧紧的搂抱在一起。感受到似乎是隔了几个世纪的分离,让他们备受思念的煎熬和痛苦!紧紧的搂抱着想把彼此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

“好了,回去再秀恩爱吧!这个混蛋怎么办?我们不能看着他就这样死吧?”李明辉用脚踢了踢奄奄一息的郭彦斌。

“怡丽,就是这个家伙为了霸占你,给你下了诅咒差点害死你,现在我们破了他的诅咒,他遭到了自己所下诅咒的反噬,你说说能饶恕他吗?”雨辰恨恨的上前踢了一脚郭彦斌。

怡丽这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天原来是被人下了诅咒,现在的怡丽大脑一片空白,想想这么多天自己竟然什么都不记得。

看着地上哀嚎挣扎的郭彦斌,怡丽躲在雨辰的怀里“救救他吧!毕竟同学一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掉吧!”

李明辉上前又踢了一脚郭彦斌“算你小子走运,我刚在书上学的这点东西都给你用上了。”

只见李明辉有从怀里掏出一张符文拍在了郭彦斌的额头上,然后抓住郭彦斌的双脚把郭彦斌倒立了起来。

接着脱掉郭彦斌的鞋子,又分别在他的涌泉穴位上各拍了一张符文,霎时郭彦斌开始狂吐了起来,吐出了一口口腥臭无比的黑水,一张扁扁的小人随之被吐了出来。

小人落在地上刚要逃跑,李明辉上前一步踩在脚底下,打着火机把小人点燃了,火里传出了哇哇类似婴儿般的哭叫声。

“我们走吧!这一个暑期够这个混蛋休养的了。”雨辰拥着怡丽和李明辉三个人走向了回家的路。

吾爱故事网 - 文章版权1、本文章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吾爱故事网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文章由该作者发表,该文章作者与吾爱故事网享有文章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和吾爱故事网的同意.
4、文章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文章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吾爱故事网管理员和巡查有权不事先通知发文章者而删除本文.
阅读:1000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吾爱故事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CopyRight © 2018-2021 Www.52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吾爱故事网(小故事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回到顶部】